王强进入碰瓷一行已经有些年头了。

    无论在马路上人肉碰瓷豪车,横道线上碰瓷过往行人,甚至在高速公路上碰瓷货车,都累积了丰富经验。

    今天吃完晚饭,他照例找了个人多的地方开工。

    眼见前面走来一对兄妹。

    哥哥穿着件花衬衫,脖子上挂了根手指粗的金项链,妹妹又瘦又高,一看就是个文静的老实姑娘。

    两人都憨憨傻傻的。

    王强决定就是他们了。

    他的哭号很快把附近的人都引来了,看热闹的人群熙熙攘攘,把他和沈青沈城围在了中间。

    人聚得越多,王强的表演就越是卖力,满地打滚,指着沈城沈青嚎得涂抹横飞,惨绝人寰:“哎呦喂,要杀人呐这是,谁来给我做主啊,可不能他们跑啦”

    沈城嘴角勾起冷笑,刚要迈步上前时,沈青抢先了他一步走上前,一脚踹翻了刚要挣扎坐起的王强。

    “这个男人是疯子,刚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

    纵横碰瓷业数年,王强还从来没遇上过沈青这样的:“谁,谁他妈是精神”

    不等王强说完,沈青就揪起他的衣领,反手打了一巴掌过去:“你患的是弗雷格利妄想综合征。”

    “一旦发病,就需要对你身体进行外部刺激治疗。”又是一巴掌。

    “来帮助你减轻病情,认清现实。”一连五个巴掌连续下去。

    王强的半边脸顿时肿起来,火辣辣的疼。

    他顿时懵了。

    他是来碰瓷被打的,不是来真找揍挨的。

    “说吧,你是不是病啦,所以刚刚都是胡说八道?”沈青居高临下,表面上像是扶着王强,其实暗暗往他的手腕用力,像拧毛巾一样往反向拧。

    王强疼地直咧嘴:“我我是病了得了那个什么格力的精神病。”

    想到自己一个大男人当街被个小姑娘扇耳光。

    他委屈得想哭。

    活了这么大岁数,连他妈都没有这样打过他。

    围观的众人:“!!!”

    开始还为两兄妹担心,遇到碰瓷的了。

    现在看来这姑娘简直是狼灭!

    这回碰瓷算撞上花岗岩啦。

    有几个女孩子暗暗比划自己的手,和沈青的手。

    沈青用来扇耳光的右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虽然皮肤不是很白,但却是特别健康的小麦色。

    打起人来,好飒,贼tm帅!

    再看自己烧猪蹄子的手,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沈城:“小青,这里信号不好,你去前面打电话报警。”

    沈青接过沈城递来的手机,看了眼趴在地上的王强,确认这家伙再没力气反抗了,走向马路边。

    王强松了口气。

    总算是结束了。

    沈城眯缝了下眼,从地上提起王强的衣领:“刚刚你要我赔你医药费?”

    王强:“”

    不是结束了吗?

    这时他才看清沈城。

    不同于刚刚和妹妹一起走时的憨态。

    此时的沈城阴沉着脸,整个人散发着一股凛凛的强大气场。

    啊啊啊!

    刚刚眼神怎么会那么不好。

    挑上了这么位大佬!

    “我给你。”沈城冷笑了下,塞了叠红票进王强口袋的同时,给了他一拳,对着刚刚沈青一直没有光顾到的右边脸。

    “碰瓷是吧?”又一拳。

    “有手有脚,为什么不好好工作?”再是一拳。

    “讹人是不道德的行为知道吗?”再又一拳。

    “你这样做,对得起养育你的父母,教你的老师吗?”

    最后一拳,王强看见了金光灿灿的星星。

    天堂,就在眼前。

    这次他真哭出来了。

    是被吓哭的。

    王强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你们也太欺负人了,还有刚刚那个小姑娘,下手也太狠了,简直不是个姑娘。”

    沈城皱眉,一脚踩在王强背上:“胡说!我的妹妹我知道,没有比她更可爱的小姑娘了。”

    刚刚沈青扇打的几下,沈城都看见了。

    那也能算欺负?

    不就是几个耳光吗?

    他的妹妹实在太可爱了。

    生气打人也只是扇那么几下。

    一定要好好守护!

    围观的众人:“???”

    这亲哥的滤镜,也太厚了吧。

    沈城:“家里还有什么人?”

    王强求生欲强烈,老老实实地答道:“我爸妈都在。”

    找不到工作,常常吃了上顿没下顿,王强只能蜗在父母的小房子里,靠他们捡垃圾打零工养活。

    沈城:“两个六七十岁老人养你多不容易。你赶快去找份工作,孝顺父母,以后再让我看到你干这个,绝对饶不了你。”

    王强又哭了起来:“是,是,我以后一定好好努力。”

    围观的众人:“”

    卧槽,这个哥哥比妹妹还碉堡。

    三拳两脚就让个社会渣滓洗心革面了。

    虽然品味不佳,热爱穿土爆了的花衬衫,但大哥一看就是好人,超级富有社会责任感的那种。

    沈青领着警察从远处走来。

    李警官一看是王强,不悦地皱眉:“怎么又是你,这次别人又把你怎么了?”

    王强看到警察,好像看到了救星,爬过去一把抱住李警官的腿,大哭道:“是我不对,我不该好吃懒做,到处碰瓷,警官您把我抓进去吧。”

    “”

    恍恍惚惚,李警官以为自己在做梦。

    王强算是碰瓷的老犯了。

    这样积极交代罪行,主动要求伏法好不真实,好不习惯啊。

    眼见着王强被押上警车,沈青和沈城脸上都露出满意的笑。

    帮助了一个法外狂徒走上正途。

    这个晚上,没白出来!

    天色完全黑了,

    街上越来越热闹,有不少摊贩支起了棚子,卖酸辣粉、烧烤、炒饭炒面,香味飘得到处都是。

    沈城买了把烤串给沈青:“来来,小青,吃完了不够哥再买给你。”

    沈青点了盆烤鱼,一个劲让沈城先吃:“哥你快吃,这鱼味道不错。”

    生怕沈青吃不够,沈城又要了盘避风塘炒蟹:“小青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点,不能饿到。”

    特意给沈城叫了只盐焗鸡,沈青说道:“哥你够不够,不够我再去买碗面。”

    旁边的人频频对两人投来奇怪的目光。

    沈青沈城坐的偌大圆桌上,空盘空碟堆了满满,早已经摞成了小山。

    这兄妹两人也太能吃了吧。

    都吃了这么多,怎么觉得对方没饱。

    真是迷惑行为。

    晚风清凉,柔柔地拂过面颊。

    沈青想起小时候,沈城也曾这样领着自己逛夜市。

    那时候的她还很小,什么都不懂,看见喜欢的东西就想要。

    那时候的沈城,远没有现在有钱,只是个穷学生。

    不过但凡她开口要的 ,沈城都会买给她。

    她好庆幸被哥哥找回来了。

    这样的日子,终于又回来了。

    —— —— —— —— ——

    月考成绩出来了。

    每个年纪前百名的名字,都会被展示在教学楼进门处的公告栏里。

    同学们纷纷去看。

    当看到“沈青”在第一名的格子里,同学们震惊之余,又都觉得是理所当然。

    毕竟沈青一看就不是光有武力值那种大佬。

    智商也绝对跟得上。

    校园论坛里沸腾了。

    一半的人跑去被管理员标红的打赌贴,要求贴主履行诺言,直播吃翔。

    大脸按在平胸上:不说青爷是学渣吗?贴主出来走两步,谁给你胆子造谣青爷的。

    长发及腰不好梳:愿赌服输,贴主不会当缩头乌龟了吧,鄙视!

    武大郎不吃药:操,帖主别装死啊,以为造青爷黑料不用付代价吗?

    另一半人涌入了那个,称沈青说不定会考年级第一的帖子。

    臣妾做不到:买彩票中1000万。

    灰姑娘要修仙:找个英俊男朋友,要有青爷那样的大佬气场。

    三碗可乐不过岗:华国足球队踢进世界杯。

    沈青对第一名是自己一点也不意外。

    从小到大在学习上,她还没输过谁,理科全部满分不必说,每次就连语文,老师都要绞尽脑汁才能扣掉她些分数。

    理由是考满分容易让人骄傲,且甩开第二名分数太多,会让对方产生自卑心理,要照顾落后同学的情绪。

    站在人群里,沈青看到告示栏里,排在她名字下面的“王国灏”,怔了一怔。

    在她看过的那本穿书里,王国灏就是书里的男主。

    按照原书情节,王国灏因为绑定了学霸系统,成绩突飞猛进,这次会一越逆袭超过季淮,考到年级第一名。

    而书里的沈青,则因为天天和季淮纠缠不清,心神恍惚,而成绩一落千丈。

    啧啧,这就是早恋的坏处了。

    是王后雄不够有吸引力,还是薛金星太无聊,认真学习不好吗?

    为了男人荒废学业,真是脑子坏掉才会做的事。

    王国灏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为什么,为什么第一名不是自己?

    而是一个女生。

    在他看来,女人无论在智商上还是身体素质上,都远逊于男人。

    他怎么可能输给女人?

    更让他感到不解的是,虽然没有考到第一名,但他也已经完成了逆袭,超过季淮考到了第二名,这足以引起大家讨论吧。

    可是!

    到处大家都在议论沈青!

    他,一个注定不凡,将来必会创立庞大帝国的王国灏,这次考了第二名!

    这么爆炸的事情,居然没有一个人注意到,也没有一个人讨论。

    叮!

    系统提示王国灏,做一百道数学题,可以获得增强记忆力的营养液一瓶。

    王国灏心烦意乱,对系统的一再提示熟视无睹。

    第一次,他对这个学霸系统产生了怀疑。

    要走上人生巅峰,靠这样一道题一道题地做,会不会太慢了?

    沈城看到沈青是第一名,并且分数还远远甩开自己,嘴角勾起一抹微妙的笑意。

    闫烨面如死灰。

    妈呀!这女人也太恐怖了。

    不但能打,脑子还比大部分人好使。

    他默默退出人群,想趁大部分人还没发现自己之前,悄悄离开。

    “闫烨!”

    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闫烨下意识加快脚步。

    猛然感到背后飞上来一脚,他两臂向前,五体投地重重趴在了地上。

    挣扎着转过身,他看到沈青居高临下的脸,冷笑着问他:“你tm想去哪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