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修真小说 > 星二代 > 第 37章.
    真实章节请登录

    每天为您及时更新

    吃吃喝喝得差不多,到了聚会游戏的时间。

    年轻人喜欢的聚会游戏不外乎是那么几个。

    狼人杀,摇色子,或者真心话大冒险。

    齐蕾选了大冒险,不许说真心话。因为没意思。

    大家回去客厅,围着一盏仿佛从魔法学校里拎出来的书页夜灯坐成一圈。

    齐蕾挨个挨个发牌。

    “这副牌里有两张小王一张大王。游戏规则就不用我多说了吧?抽到大王的人给抽到小王的人冒险任务。”

    “不用你说。”朋克兄弟脸色微微发白,“但是能不能换个游戏?”

    齐蕾会意,指着朋克兄弟大声告知众人:“一会儿抽中大王的朋友,记得让这位仁兄跳印度舞。”

    上次参加过他们真心话大冒险的朋友都笑了。

    这位兄弟的印度舞实在是让人印象深刻。

    只有朋克兄弟笑不出来。

    “蕾蕾,你不能这样。”

    他磕巴了一下,脸色更白。

    游戏开始。

    简蔻手上的牌是红桃尖,惩罚与她无关,她看笑话就行。

    没想到第一个抽中小王的就是朋克兄。

    简蔻在心里对他摇了摇头——她刚刚看见这位兄弟一直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怕不是玄不救非。

    齐蕾脸颊也抽了抽:“你刚才祈祷的时候难道一直在想印度舞?”

    朋克兄恨不得捶胸顿足:“天地良心,我没有。”

    他双手重新合在一起,这次寄希望于抽中大王的人。

    “兄弟,我不管你是谁,只要你不让我跳印度舞,你就是我的在世父母。”

    可惜抽中大王的人是李铮。

    李铮笑了笑:“想做我儿子的人太多了,你得先去排队。”

    说完将牌往桌上一按,懒洋洋的。

    “去跳印度舞吧。”

    在众人的吆喝声中,朋克兄脸色灰败地和另一个小王去餐厅了。

    简蔻这群朋友都是看起来狂野,一副在国外浪惯了的样子,实际玩起来尺度小得甚至不如大学生——方锐大一时在学校的操场上散步,都被一位玩大冒险的学长强行亲过脸。

    这群人别说亲了,连抱一抱都没有。

    简蔻偶尔会抬头看看林玖。

    他俩面对面坐着。

    她每次抬头去看林玖,都会和林玖的视线撞上。

    林玖觉得简蔻那个眼神应该是希望他抽中小王。

    所以他抽中了。

    在游戏的第5轮。

    “现在亮牌,让我们看看是哪个幸运儿即将接受惩罚。”

    齐蕾吆喝。

    林玖眸子垂了半秒钟,亮出手上的小王牌。

    齐蕾“哦”了一下,啧啧两声,托着腮的手指是不是敲一下脸颊。

    她奸笑:“让我想想怎么惩罚你。”

    “让他跳脱衣舞!”朋克兄自从跳完印度舞,整个人就报复心极重。

    齐蕾白他一眼,没理他。

    想了一会儿:“林玖,据说你演的慕霖关过我家蔻蔻小黑屋?——那我得帮我家蔻蔻报个仇。”

    齐蕾说着,给众人晃了晃手上的大王牌。

    “我这里虽然没有小黑屋,但有一个超可怕的衣柜。麻烦你去我家衣柜待三分钟吧。”

    “噢——这个可以!”众人拉长了声音起哄。

    只有朋克兄不可以:“我想看他跳脱衣舞。”

    “你重要还是蔻蔻重要?”齐蕾威胁似的啧了一下。

    朋克兄老实了:“蔻蔻重要。”

    全员达成共识,一起催促林玖上阵。

    顺便寻找:

    “另一个小王呢?一起呀。”

    “另一个幸运儿,麻烦你陪葬一下。”

    “记得在衣柜里给他讲个鬼故事!”

    简蔻觉得这群人太天真了。

    林玖是个在古堡里游荡时都能面不改色的理工生,你给他讲鬼故事,他可能会反过来给你讲量子力学。

    众人纷纷看邻座的牌,想要揪出另一个小王。

    简蔻嘴角咂了下,默默地翻开她的牌。

    然后大家一起沉默了。

    ——他们非但没有帮他们的小姑娘报仇,反而全员恶人,把她和犯罪分子关一起去了。

    另一个小王是简蔻。

    真实章节请登录

    每天为您及时更新

    “蔻蔻啊——”齐蕾表情仿佛是送儿子参军的阿姨。不过只维持了两秒就恢复原状,她甚至还兴高采烈地扇了扇手,迫不及待似的,“快去快去,三分钟后我来接你们。”

    简蔻乜了她一眼,面无表情,又看看林玖,心不甘情不愿地上楼。

    李铮从地上摸了瓶啤酒打开。

    “嘭”的一声。

    他淡淡的:“喝一轮吧。”

    齐蕾家的衣柜很奇怪,狭窄且长。

    由一个空荡荡的储藏室专门供奉。

    她搬家后请大家吃饭,简蔻看到这个衣柜的第一时间就给出评价,感觉进去能直达纳尼亚王国。

    齐蕾倒是说得挺深情,以前外婆家有这样一个衣柜云云。

    讲了好长一个催人泪下的故事。

    最后这个催人泪下的衣柜变成了大家嘻嘻哈哈玩游戏时的惩罚项目。

    林玖打开门,一股木头特殊的气味扑面而来,他率先钻进去。

    简蔻紧随其后,和他面对面站着。

    门一关,外面所有光线被阻挡,寂寞的黑暗就完完全全蒙蔽了双眼。

    世界只剩下他们俩。

    这时候除了眼睛以外的其它的感观都是十分敏感。

    好像连血液汩汩流动的声音都清晰可闻。

    衣柜。

    又是衣柜。

    简蔻觉得自己一定和衣柜有仇。

    他们身体贴合,在黑暗中静默得可怕。

    简蔻忍不住掐着指尖。

    薄薄衬衫布料下的胸膛,因为呼吸不稳而起伏快了些。

    简蔻听见了心跳。

    不知道是她的,还是林玖的。

    一次比一次躁动急促。

    过了好一会儿,头顶终于传来林玖的声音。

    “蔻蔻,你还记得上次我们俩被关在衣柜吗?”

    简蔻一时没说话。

    在心里反驳。

    什么叫我们俩被关在衣柜?

    明明是你被关进去,然后强行拉我下水。

    空气中的小豆蔻香味清淡又迷人。

    简蔻把视线别向一个她觉得林玖应该不在的角落。

    “不记得了。”很虚假的回答。

    不记得她是怎样先发制人,又是怎样晕乎乎地和他分开。

    她觉得他们现在都很不正常,空气好像是凝固的。

    只要有一颗小石子投入,就会惊起一片巨浪。

    林玖低了低头,轻轻的。

    “你想它吗?”

    “……”

    简蔻脸别得更开。

    嘴角抿了又抿。

    林玖压低声音,很认真:“我很想它,每天都在想。”

    黑暗中,他的声音缓慢又压抑,十分诱人。

    呼吸好像停住了,时间也好像停住了,整个时空都陷入了不知道该往前走还是该往后退的恐慌。

    简蔻能感觉林玖离她离得极近。

    他并没有更进一步。

    简蔻却有些莫名的冲动。

    不是身体上的害怕,而是心理上下意识的、本能的推拒。

    她轻轻抵着他胸膛,好半天又放下手。

    “你想亲我?”她仰头。

    “我能亲你吗?”

    接下来,是一段漫长的沉默。

    简蔻千辛万苦,想到该怎么破解心里那些莫名的恐慌了。

    用她一贯的方式。

    她沉默了十分久,小豆蔻的香味都仿佛润进了四肢百骸。

    最后,她依仗着黑暗,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表情:“林玖。”

    “嗯。”

    “……你到底还亲不亲?”

    林玖似乎愣了一下。

    末了,凑过来。

    黑暗中感觉到他的体温越靠越近,越靠越近,就快要覆盖上她。

    就在这时,简蔻突然翘了翘嘴角。

    衣柜门蓦地被拉开:“好了,三分钟惩罚时间到……”

    光芒潮水似的涌入,林玖难得微微惊愕地睁大了眼睛。

    和衣柜外的齐蕾对视个正着。

    简蔻倒是笑得十分坏蛋。

    她这时间点卡得准吧?

    好吧,她又欺负他了。

    而且欺负得很成功。

    齐蕾很抱歉:“哎,你们继续,你们继续,我什么都没看见。”

    “我们就什么都没做。”简蔻用她那张严肃正经的脸强调。

    她飞快扫了林玖一眼,从衣柜出去,拉着齐蕾往外走。

    顺便恶人先告状:“林玖肯定在胡思乱想,他耳朵都红了。”

    齐蕾:“……”

    小凤爪子,你耳朵也好红啊。

    他们回去客厅。

    简蔻坐下来时,觉得李铮看了她好几眼,也不知道在看什么。

    他那边桌上还有半杯啤酒没喝完,暴露在星星点点的灯光之中,冒着小气泡。

    大冒险的游戏玩不了太长时间,等到大家都腻了之后,一群人又返回后院开始烤烧烤。

    这阵都快一点半了。

    不知道他们是想玩到几点,怕不是要熬个通宵。

    简蔻有点困了。

    她过去倒饮料的地方,想给自己倒一杯橙子汁提提神。

    杯子刚放上吧台,一只手就提着装了白桃酒的壶她倒了一杯。

    简蔻愣了愣,看过去。

    李铮对她挑挑眉,放下酒瓶。

    “你和林玖现在是什么情况?”

    “什么?”

    李铮半倚着吧台,手指间晃着杯子:“你们同居了?”

    “你怎么知道?”简蔻抿了一口果酒。

    度数比啤酒还低,基本算是个无害的饮料。就是让人更想睡觉。

    简蔻反应过来:“蕾蕾和你说的?”

    李铮笑了笑,没回答,转移开话题:“为什么不告诉我?”

    简蔻诚恳:“因为你没问。”

    末了转念一想,自觉没什么所谓:“反正只是个事后通知,现在补上应该不迟吧。”

    事后通知。

    李铮品了一下这个词,眉心动了动。

    “你没和他交往,就和他同居?”

    这语气就有点怪了。

    简蔻看着李铮,表情微妙。

    李铮年长他们三岁。

    别看三岁差距不大,在小时候,三岁就是世界上最遥远的鸿沟。简蔻小学的时候,李铮已经初中。简蔻初中的时候,李铮已经高中。

    这人从小到大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和林玖那种只有在搞事的时候才会偶尔显露的自负不一样李铮随时都是柯南破案的那副样子——真相只有一个,我已经全部看穿了。

    可以俗称运筹帷幄脸。

    学校里的班主任也经常露出这样的表情。

    尤其是在上课抽问的时候。

    简蔻觉得李铮这个问题很危险,好像她回答完了,他就会从照顾她的班主任变成对她恨铁不成钢的班主任,叫来她爸,一人一句苦口婆心规劝她这个早恋的孩子迷途知返。

    不恋爱的同居和恋爱的同居,哪个更正当?

    毫无疑问。

    简蔻说:“……就当我和他在谈恋爱吧。”

    “就当?”李铮追问。

    你有完没完了?

    简蔻抬起头,干脆用“你怎么这么八卦”的眼神对着他,表明了不愿意再多说。

    李铮笑了笑,见她那杯白糖酒喝到了底,举着壶又要给她倒一杯。

    简蔻扣住杯口:“不用了。”

    她环视一圈,突然发现有哪里不对:“你看见林玖了吗?”

    李铮耸耸肩。

    真实章节请登录

    每天为您及时更新

    简蔻和他打了个招呼,示意她去找人——找她的小宠物。

    她从高高的吧台凳上跳下去,前院后院转一圈。

    没见到。

    又问了下齐蕾。

    齐蕾也不知情。

    简蔻重回客厅。

    想着:他能去哪儿。

    她经过楼梯,脚步突然顿了顿,太阳穴鼓鼓跳了两下。

    简蔻看向延伸往二楼的石阶。

    慢慢将身体转过去。

    心里蓦地生出种难以言喻的紧张、期待或者不安。

    她形容不出来。

    她只是用最缓慢的速度和最轻的声音,一步步走上楼。

    一步步穿过走廊。

    回到刚刚那个只伫立着一个衣柜的房间。

    空荡荡的环境。

    衣柜门上的雕花已经脱了漆,在昏暗的灯光下有些看不清。

    心脏好像跳得更快,刚才那些难以言喻的情绪也更加明显。

    简蔻舔了下嘴唇,几乎本能地想要离开这个房间,离得越远越好,但手却不自觉的伸向柜子。

    她握住把手,一点点往外拉。

    窗外的星空不停闪烁。

    就在她打开门的那一瞬间,一只冷白的手将她拉了进去。

    紧接着,吻如暴风雨一般沉沉碾压过来。

    连绵不断,攻城掠地。

    柜子门咯咯吱吱,自动关上。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呼吸纠缠着呼吸,唇舌纠缠着唇舌。

    有把火好像突然被点燃了。

    真实章节请登录

    每天为您及时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