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修真小说 > [综]黑化boss终成王 > 第 29 章
    平宫有希趴在办公桌上,百无聊赖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蓝天飘过几丝云彩,有的如羽毛般轻柔无暇,有的在朝阳映衬下微红成缎。

    她转过头,前方的空地上有一块巨大的显示屏,那上面正散发着幽蓝的光。

    “几点了?”

    芥川龙之介的声音从角落幽幽传来:“还差五分钟。”

    平宫有希托着下巴,若有似无的点了下头:“希望财阀们不会让我失望。”

    她托给三位继承人的信件已经到达了财阀决策者的手中,而那封信中是她托人建立的秘密网络通道。

    也是专门为了今天的会议而开设的秘密通道。

    芥川龙之介沉默了一会儿,突然问道:“你到底在想什么?”

    平宫有希懒懒的扫了他一眼,轻笑道:“你几乎时刻都跟在我身边,这都看不出我想什么?”

    芥川龙之介垂首,良久才低声道:“如果你触碰到了港黑的底线,即使有森首领作为要挟,我也会杀了你。”

    平宫有希笑出了声:“呵呵,说来说去就这些,我都听腻了。”

    她后仰靠在椅背上,戏谑的看了眼芥川龙之介:“这么不可爱,是会接受惩罚的哦。”

    芥川龙之介闻言,目光冰寒的射向平宫有希,很明显他是想到什么不愉快的经历。

    蓝色的光芒一闪,前方的大屏幕上一成不变的单调色彩开始消退,模糊的人影也渐渐清晰起来。

    平宫有希神色禁不住正了下,收起了逗弄芥川的恶趣味。

    和三位很稚嫩的继承人不一样,接下来她要面对的可是真正影响着日本经济的风云人物。

    在屏幕出现的一瞬间,平宫有希眉头略微上挑了下:“果然是老狐狸啊,可真是谨慎。”

    平宫有希对着屏幕里的人招手:“好久不见啊,各位。”

    铃木园子面无表情:“也就几天罢了,谈不上好久不见。”

    平宫有希直起身子,手指轻敲着桌面,眼中带着几分审视:“我是和你们谈合作的,不是来与各位为敌的。所以,你们如此避嫌,让我感觉一点诚意都没有啊。”

    赤司征十郎皱着眉,语带歉意:“并不是家父没有诚意,而是他作为家主,必须以家族为第一考量。和支撑家族的财阀比起来,别说是我这个继承人了,即使是他自己,也只是赤司财阀这庞大敛财机器的工具罢了。”

    平宫有希若有所思:“果然资本做大到一定地步,就只是资本本身了吗?”

    也是,直接决定几十万上百万家庭生死的庞然大物,早就不是某个人的从属,而只能是人依托于资本的走狗。

    她停下敲着桌面的手指,目光有着直刺人心的锐利:“话虽如此,掌控着财阀运营和剩余价值的掌权者,也不应该惧怕除资本以外的任何存在不是吗?但是现在,你们确确实实的恐惧着黄金之王。”

    所以才会为了避嫌,拒绝和她直接接触,免得被□□者猜忌。

    迹部景吾冷着脸,淡淡道:“毕竟是震慑日本多年的存在。”

    平宫有希轻笑出声,语气有着漫不经心:“在资本主义国家,统治者竟然不是资本而是君主,说起来还真是可笑呢。”

    她从左边的抽屉里抽出几份文件,垂下的眼睫使得她墨色的眸子染上一分阴影。

    “让我看看,财阀因为黄金之王都花费了多少?”

    平宫有希轻轻摇头,啧啧称奇:“看这些数据,黄金之王其实根本没把你们放在眼里吧?你们不过就是他的免费atm罢了,也亏你们能忍得下去。”

    那些上供和贿赂的巨大金额,直接遏制了财阀们的进一步扩张,可以说在最近的三十年,顶尖财阀在日本的发展基本都是在原地踏步。

    不仅如此,他还会强制吞并财阀手里的命脉产业,比如军工、能源、通讯等等。

    这些产业做大无不要巨大的投资、心血和时间,但是垄断后带来的受益也是无法想象的,结果黄金之王说拿就拿,连点汤水都不留。

    当初资本和黄金之王间的斗争,也在日本掀起过腥风血雨,很多传承多年的家族都被黄金之王整治的几乎灭族。

    现如今只剩下三大财阀还在苟延残喘着,作为黄金之王的赚钱机器发光发热。

    迹部景吾脸色有些难看,冷笑道:“你今天只是为了嘲讽吗?”

    “当然不是,我是为了拉拢你们,本质上我们是同一个战线的,都想让他死。”平宫有希将那些资料放到桌子上,黑色的眸子瞬间幽邃,周身弥漫着淡淡的杀气:“财阀之所以扳不倒黄金之王,不过是因为没有强大的武力,但是我有武装力量啊。”

    赤司征十郎不为所动,淡淡道:“港口黑手党可不能将整个国家的武装力量打败。”

    平宫有希戏谑的看着屏幕里的三位,好笑道:“我可不止有港黑的支持,况且我只要打败黄金之王就够了。别以为我不知道,除了非时院和scepter 4,警方、军队和政府里有不少人都是财阀扶持上位的,收买整个军警政对你们来说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察觉到屏幕里三人有些惊愕的神情,平宫有希恍然大悟:“看来你们长辈都没和你们透露过这些啊,我想他们应该也没想到我会知道吧。”

    因为这些都是华国那里收集的资料,有个间谍的身份就是潜伏在日本政府里的财阀走狗,担任的就是双重间谍。

    “我之所以提出合作,自然是有做准备的,如果没有反抗的心,为什么费心费力的渗透入军警政呢?而且据我所知,财阀们也在计划拉拢其他的王权者,想要扶持新王对抗黄金之王,可惜其他王权者性都没有什么野心。”

    平宫有希眸中闪着星光,接着蛊惑道:“你们有财力和人脉,我这里有武装力量,恢复资本的统治指日可待。”

    铃木园子目光低头看了眼手机,语气平缓道:“可是黄金之王本就时日无多。”

    话外的意思就是:既然他都要死了,何必这么费劲心思的在这时扳倒他呢?

    平宫有希收敛着笑容,语气低沉:“有一个黄金之王就会有第二个,只有真正凭借自己的力量扳倒他,才可能夺回自己的东西。”

    她目光锐利,接着道:“就像当初国常路大觉做的一样,不争不抢别人凭什么给你?况且,你们真的甘心这老头寿终正寝吗?”

    众所周知,上层的世家们都是打断骨头连着筋的,那些因为黄金之王而家破人亡的家族,其实或多或少都会和赤司、迹部、铃木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比如赤司征十郎的外公,其实就是因为黄金之王而被迫自杀,偌大的家族一夕之间大厦将倾。

    他的女儿赤司诗织也因此郁郁寡欢,身体每况愈下,年纪轻轻就英年早逝。

    她就不信,以赤司征臣对妻子的深情,会一点都不痛恨黄金之王。

    于利于情,对方都不该拒绝她的合作。

    对面的屏幕再次闪现,取代三位继承人出现的,是本来出现的长辈们。

    平宫有希流露出愉悦的笑容:“合作愉快,各位。”

    ……

    随着屏幕的关闭,平宫有希带笑的脸顿时垮了下来,整个人都生无可恋的趴在桌子上。

    “啊啊啊,巩固联盟关系为什么非要联姻呢?”

    她抬起头,懒懒的睨向芥川龙之介:“你觉得谁比较合适?”

    芥川龙之介隐匿在角落,整个人都和黑暗融为一体。

    他立即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因为他也知道平宫有希其实也只是随便问问,并不是真的征询他的意见。

    然而平宫有希这次确实是在认真的征询他的意见,于是得不到回答就一直默默盯着他。

    随着她的眼神越来越危险,芥川龙之介迫于压力最终开口:“两个人,选谁都一样。”

    平宫有希闻言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港黑的数学都是从打架里学的吗?怎么看出来只有两个人的?”

    芥川微愣,因为在他眼里联姻对象只有赤司征十郎和迹部景吾两位人选。

    平宫有希眸中闪过一丝兴味,语气带着点哄小孩的甜腻:“芥川小朋友,再给你个证明港黑数学水平的机会,再数数告诉我到底是几位呀?”

    芥川龙之介犹豫了一会儿,语气冷冷:“三位。”

    平宫有希淡淡的目光看向芥川龙之介,语气带着做作的失望:“好吧,港黑的数学水平确实是打架的时候学的。”

    芥川知道她又是在逗弄他,于是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平宫有希,然后不管平宫有希怎么刺激都不再开口。

    “难道你就不好奇到底是几个人吗?”

    芥川龙之介没有理会她,低垂着头看向光滑的地面。

    平宫有希撇嘴,有些无趣道:“竟然一点好奇心都没有,除了太宰治和中岛敦,也不知道还有谁能让你情绪激动。”

    芥川龙之介眉头微皱,抬眼瞪着平宫有希。

    平宫有希发觉他真有些动情绪了,不再逗弄他,低头陷入了沉思当中。

    选谁联姻比较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