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修真小说 > 我被病娇龙崽盯上了!! > 新手绿茶龙(1)
    结亲???

    原本安静坐在地毯上光明正大听掌门和雷月道人两人谈话的龙崽,顿时拧起了眉毛,漆黑的眉弓之下不可压抑的涌起了一股阴郁戾气。

    他咬肌紧合,指节咔咔作响。

    龙崽那双血色的瞳仁漫不经心的落在了已经被他“放过一马”,挪到竹床上休息的桑叶,带着血痂的唇勾起冷意。

    手掌抬起,影子乖巧的服从主人的命令,连忙将裹着棉被睡得很沉的桑叶整个又从床上吊了起来,径直送到了寂川面前。

    另一侧偷听的影子也一刻不停的汇报着议事大厅里的话——

    “师兄,要回了这些人吗?”雷月道人皱眉,“现在最要紧的是让桑叶好好修炼,参加接下来的星级天才战。”

    “她原本就不知道我们私下安排人同她见面这件事,还以为每隔几个月我带去的人是真的找她讨教剑法。”雷月道人皱起眉,“最近宗门已经在桑叶面前闹了好几次事了,还是不要再让这些人打搅她了。”

    “也罢,你说的对,那师弟这两日你寻个空去和桑叶说一下天才战的事。”雷鸣道人说着挥了下衣袖,半空之中很快出现了一小堆礼帖,“可惜了,这礼帖上还有不少好东西呢……”

    “师兄,听闻那结婴丹对元婴初期和伪元婴期也有用的。”雷月道人笑着宽慰道,“那可比这些礼帖上的东西珍贵多了。”

    “哈哈。”雷鸣道人笑了一声,丝毫不觉得桑叶那边会出什么问题。这么些年下来,除了上次高级秘境寿清果的事桑叶没办成,她还从来没失败过。

    “那师弟先回去吧,劳烦师兄回了那些个家族。”雷月道人同雷鸣道人打了个招呼,便转身离开。

    ——在他动身的刹那,藏在他影子里的那双影子龙耳,也快速分成了两团黑漆漆的像毛线球一样的东西,分别跳进了雷月道人和雷鸣道人两人影子里。

    因为诱形期的原因,寂川实力只有原先的一成,这些从八长老和大长老身上分出来的影子没了攻击力,分裂之后每次监听的时间也有限,监听一次就需要“睡”上几个时辰,下次启用大约要半天之后了。

    龙崽给了自己几秒钟时间消化方才听到的内容,而后双鳍微微塌下,撑起畸形的双腿,直起身体,视线落在桑叶苍白的脸上。

    见她一脸苍白浑身虚弱的样子,因为诱形期带来的疼痛和刚刚听到的那些话给他带来的暴躁感,却陡然消散了几分。

    他面前的这个人类,未免也太不聪明了,竟然被谎言欺骗至今。

    某条过往被骗的比桑叶还惨、次数比桑叶还多的小怪物龙,似乎丝毫没有考虑过自己有没有立场发表这样的观点→_→

    他只是牵扯着许久未曾同人类交流过的声带,在寂静的夜里发出了沙哑粗粝的声音,像是海草碾在深海奇形怪状的岩石上,断断续续。

    “……桑……叶……”

    小怪物对自己阔别了数年声音感到稀奇,他转了转猩红的眼珠,骨节分明的大掌轻轻虚按在桑叶脖颈上,指尖因为回想起先前桑叶皮肤的触感而渐渐兴奋颤抖。

    ——好像只要能同她有更多的接触,他因为诱形期而导致的痛苦就能减轻很多。

    但小怪物此刻在意的,却不是这个。

    他先前以为,桑叶会同他睡在一间屋子,也许是因为他是特别的。

    可听到那两个人渣的话后,龙崽才顿悟也许并不是这样,只是这个人类不知道这些。

    她可……

    她可真是个……寂川眼尾红了一圈,如果桑叶也是深海怪物的话,她可真是个……

    “笨……怪、物……”这话一出,倒是不知道在骂她还是在骂自己了。

    寂川低笑了一声,恶趣味十足,弯下腰,本想近距离欣赏桑叶憔悴的脸,却在看见她弯弯的睫毛随着自己的呼吸一根根颤抖后,露出了一个说不出是嫌恶还是什么的复杂表情,迅速同她拉开了距离。

    他的动作带起了一阵轻微的风,桑叶朦朦胧胧的恢复了些许意识,半睁开了双眼,隐隐约约感知到了一个让她在梦中挣脱束缚无比安心的存在。

    ——她醒了?发现他是可怖的存在了么?要尖叫了么?不如现在就让这个人类永远沉眠?

    梦境与现实似乎融合在了一起,冰冷的海藤像魔王的手掌,散发着邪恶的力量和肆虐却犹豫不决的杀意,阴测测的擦过桑叶脸际。

    桑叶感觉脸有点痒,她并不害怕这股可怕的力量,只是下意识蹭了蹭海藤,然后寻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又陷入了深眠。

    但被她柔软的面颊蹭过了一下的某条龙崽,却像是石化住了一般,直愣愣的盯着自己刚刚接触过桑叶脸颊的那只手,视线僵硬的落在上面,呆滞了数秒,那张写满了‘我讨厌人类’的俊脸上,到底染上了无法抹去的红色。

    他看在她哪怕在睡梦之中也费尽心思蛊惑(?)他的份上,他便不再同她计较了。

    寂川睫毛轻轻颤着,又动了动手指,将桑叶挪到了竹床上,至于老虎布偶,他会帮她夺回来的。

    就当……是她帮他疗伤的谢礼。

    只是,不知道在梦里并不排斥他的桑叶,醒来后看到满地狼藉,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呢。

    ……

    竹屋又陷入了静谧,这次安静了许久,等桑叶再次醒来的时候,外面天光已然大亮。

    储物袋中的传音令响个不停,桑叶疲乏的很,本不想理会,鼻尖却嗅到了一股什么东西烧焦了的味道,混杂着浓郁的血腥味,难闻的有些刺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