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修真小说 > Boss终成王 > 第 31 章
    不远处的战斗波及到了这里,灰尘呛的平宫有希有些难受:“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会放弃自己的计划?”

    太宰治轻声叹息:“他们都对你很是愧疚,若是你愿意回头,可以来侦探社,就像当初一般,我们愿意给你绝对的信任。”

    他收敛起笑容,眸色深沉:“虽然我觉得唯一可以阻止的办法只有杀了你,但是他们因为前车之签,都不愿意再伤害你。”

    平宫有希微微挑起眉头,像是听到什么蠢话露出嘲讽的笑容。

    回头是岸什么,她才不相信,让她放弃现有的优势,为了所谓的感情回到一无是处的自己,那么再次因为异能力陷入困境时该怎么办?

    寄托于让她回头之人的善意?呵呵,那还不如她自己一路走到黑,凭借能力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

    在她眼里,那些规劝她的大善人们,比真正表露恶意的敌人还要恶毒。

    他们的规劝根本就不是为了她,只不过是因为现在的她触犯了他们的利益,披着一层伪善的皮干着利己的事。

    她现在倾向于将人往极恶的角度想象,因为这会在最大程度上保护她。

    毕竟如果她现在并没有触犯他们的利益,而是死在一开始的小混混手里,其实并不会有人在意,更不用说挖掘出事情的真相。

    只有她活着,才会有真相,才有机会给他们伪善;可是只有黑化,她才能活着啊。

    若不是走投无路,谁愿意自己的世界彻底崩塌呢?

    面对欲言又止、满心愧疚的中原中也,平宫有希真的只是想笑,他们认为的善意,真的是对她的善意吗?

    真的有谁站在她的角度展现过对她的善意吗?

    “你们还真是一而再再而三的来挑战我的底线啊,本来因为觉得没什么意义,不想对你们出手的,别回头逼我整你们哦。”

    太宰治目光微敛,浓密纤长的睫毛覆住了他转深的鸢色眸子,蔷薇色的唇微微上翘:“如果真被平宫小姐盯上,那还真是糟糕的体验呢。”

    “你的笑容可不像是觉得糟糕呢。”

    平宫有希抬起另一只没有被禁锢住的手,清脆的响指在战斗的巨大声响里显得微不可闻,但是那位潜伏在黑暗中的影子依旧如常出现。

    太宰治目光一凝,仿佛被恶鬼盯上的感觉让他脊背都禁不住紧绷起来。

    他低叹一声,将平宫有希的手放下的同时,悄然出现的锋利刀刃已经刺破了他的脖颈,流淌出刺目的红。

    平宫有希甩了下因为被桎梏,而显得有些酸疼的手腕,冷声道:“不要自以为很了解我,你其实也和别人一样,自作聪明的结局,就是自食其果。”

    她远远瞧了下不远处激烈的混战,微微拧起的秀眉间溢出了淡淡的不耐。

    “可以保证尽快结束战斗吗?”

    重新蛰伏于黑暗之中的黑影轻轻摇头。

    平宫有希低头,压制住自己不耐烦的情绪,冷静的思索了一会儿。

    “既然如此,那就不掺和战斗吧,就让港黑暂时拖住武侦,我们先去东京。”

    对于港黑来说,打赢武侦或许还需要废些心力,但只是拖住的话肯定是没有问题的。

    她远远的和芥川招了下手,翻身骑上了中原中也的摩托车,发动机的轰鸣声顿时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芥川运用异能力,远远的跳到了后座上,骤然加速的摩托车将他的外套鼓动的猎猎作响。

    失去对手的中岛敦也急忙追了上去,虎化后的他其敏捷和速度,比起经过特殊处理过的高配摩托车还是有些不足,只能勉强跟在后面维持不跟丢的状态。

    风撕扯着平宫有希的长发,如同深海里的海藻一般向后舒展飘摇,时不时的拂过芥川龙之介的脸颊,带来染着微微刺痛的氧。

    虽然他这段时间几乎形影不离的跟随在平宫有希的身边,但是像这样长时间的近距离接触还是第一次。

    这也是他第一次距离除妹妹以外的异性如此接近,近到那柠檬酸甜味道的发香都涌入了他的鼻端。

    平宫有希眸子微微下垂,后视镜里的中岛敦突然被激发潜能开始加速,双方的距离肉眼可见的开始慢慢拉近。

    前方不远处,是渐渐人烟稠密的街区。

    这是平宫有希第一次骑摩托车,在速度并不是很快且没什么障碍的情况下,还能勉强稳住。但是在超速且人流密集的地方,这就说不准了。

    她内心陷入了纠结之中,一方面不想被中岛敦抓住,另一方面也不想给无辜之人带去无妄之灾。

    平宫有希下意识的抿着唇,黑框眼镜的镜片覆着白芒,让人分辨不清她的此时的想法。

    在即将冲入人群的一瞬间,平宫有希眸光一闪,淡淡道:“坐稳了。”

    她的手腕陡然弯曲,急速奔驰的摩托车向侧方的河边歪入,激起的巨大水花泼溅到紧随其后的白虎,蓬松的毛发瞬间黏附上了沉重的潮湿。

    白虎下意识抖了下毛,反应过来时却发现目标已经消失。

    平宫有希潜伏在河底,屏着呼吸手指飞快的在泥土上画着复杂的符文,芥川龙之介在她身边警戒着随时会出现的中岛敦。

    在她符文大功告成的同时,中岛敦也发现了他们潜伏在水底的身影,但是白虎却只能无措的看着平宫有希消失在关闭的店铺大门里。

    而拦着他的,是一直护卫着平宫有希的芥川龙之介。

    “你能不能不要在奇怪的地方召唤我?”

    舍予嫌弃的看着自己被湖水打湿的地毯,语气带着显而易见的嫌弃。

    平宫有希轻轻抚着黑框眼镜:“那你可以不来啊,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哪里,装什么呢?”

    舍予轻笑出声:“没办法,组织把那家伙放你那里,不好好看着出事了怎么办?”

    平宫有希懒得搭理他,他们之间明面上是附属关系,实际上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

    “有没有在东京的通道?”

    舍予收起轻摇着的折扇,爽朗回道:“有,我送你过去。”

    平宫有希点头,冷声道:“麻烦了。”

    舍予坐在美人榻上,悠然问道:“平宫小姐真是狠心啊,就这么扔下了芥川君。”

    平宫有希不为所动:“他只是披着保镖皮的敌人。”

    所以利用完毕就扔下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说真的,虚情假意的相处几天,就真情实感的把敌人划入自己的行列才可笑,她可不是言情小说里为美色脑子都不要的脑残女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