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网游小说 > 傻白甜男友 > 他有女友
    “你呢你喜欢我吗?”

    心跳如鼓,那只靠近他的唇的耳朵在微微发烫,被他牵着的手也在发烫。

    厨房里太过安静,只有水龙头流出的细小水流发出浅浅的“哗哗”声响。

    可能正因为太过安静,他们听到大厅余夏雨说话的声音,他回来了,买酱油回来了,居然这么快。

    果然,余夏雨声音越来越近,余雪落下意识地向后退。

    “徐洋我告诉你,想都别想。”

    余夏雨一边说一边走进厨房,见余雪落和万定都在,笑哼道:“姐,徐洋说他想当我姐夫,搞笑,你跟谁好也千万别跟我这些哥们搞一起,我很没面子。”

    余雪落:“”

    作为余夏雨哥们的万定:“”

    说完,余夏雨开火,下油,爆炒香料,很快厨房里到处是油烟气。

    余家厨房本来就小,站三个人实在拥挤,余夏雨便是招呼万定离开:“万定,我跟我姐在这里弄就行,你先去大厅坐一下,反正你也帮不上忙。”

    万定离开前看一眼余雪落,后者在认真洗菜,其实她有些心不在焉。

    终究也没能听到答案,她还没有亲口告诉他,她喜不喜欢他。

    傍晚,余夏雨将一张大桌子搬到大厅,所有人围着一张圆桌开饭,房间的空调开了一下午,终于还是起到了作用,大厅的空气变得清凉许多,加上落地扇左右摇摆吹风,男生们再没有喊热。

    饭桌上,徐洋献殷勤地给余雪落夹菜,气得余夏雨拿筷子打了打他的筷子:“喂,少打我姐的主意,我姐不喜欢乳臭未干的小男人。”

    “我怎么就乳臭未干了?也不过比落落姐小了两岁而已。”徐洋笑盈盈辩解:“况且缘分这东西说不准的,就拿我们小区楼上一个大姐说吧,她今年三十,自己有房有车,本来条件挺好的,谁知道她看上我们小区的门卫,那门卫才十九岁,不算帅但人很壮实,人家相差个十一岁都没有问题,我跟落落姐这年龄差算个屁。”

    很快,其他男生笑哄着打击徐洋。

    徐洋不服气,忙偏过头来询问余雪落:“姐,你介意姐弟恋吗?”

    顷刻间,所有人都看过来,包括万定。

    他在看她,似乎也想知道她的回答,毕竟他跟她也是姐弟。

    应对众人的目光,余雪落倒也淡然:“不介意姐弟恋,但我介意跟你呀。”

    “哈哈哈”

    众人笑了。

    “况且你才多少岁?十七岁还未成年,谁跟小孩谈恋爱。”余雪落说。

    即刻,有人筷子掉地。

    众人寻声望去,是万定筷子掉了。

    他没什么表情,只见他安静地弯身捡起筷子,安静地用纸巾擦拭筷子,安静地继续吃饭。

    众人移开视线,徐洋继续辩解:“姐,你可真逗,你去我们学校问问,现在有多少人背着老师偷偷谈恋爱?早恋都不是什么新鲜事。”

    “那你们学校的人真够早熟的。”

    “早熟有什么不好?”

    “当然不好,早熟早恋会使人过多分泌性激素,性激素分泌多了,骨骼发育提前、性发育也提前启动,会导致年龄虽然不大,但外貌看上去很成熟,骨龄早早超过正常年龄。”余雪落一本正经地说。

    从小到大没少跟余夏雨打嘴皮仗,以至于她争辩功底强悍。

    “看起来成熟又怎样?”

    “显老。”

    “哦。”

    说不过,徐洋夹菜吃饭,没有再同余雪落争论。

    余夏雨给几个男生斟酒,又问吉彤彤要不要,吉彤彤摇头说只喝雪碧。

    余雪落是喝酒的,而且酒量很好,大学一次全班聚会,有几个男生想拿酒放倒她,结果人没放倒,他们自己先去厕所吐了个稀里哗啦。

    要问余雪落为什么会喝酒,这要怪她爸,在她十四岁时,余爸爸因为喝酒没伴便招呼闺女陪他,余雪落被自己亲爸忽悠着喝了几杯,等到余妈妈回家,余爸爸自然被骂得狗血淋头。

    虽说她酒量好,但余雪落鲜少喝多喝醉,平日里喜欢在夜市摊喝啤酒吃烤肉,等吃饱喝足了,也就回家了。

    “既然早恋不好,那如果十七岁喜欢上一个女生,是要克制自己不去喜欢?”

    这边余雪落正给自己斟酒,听到万定的话,手抖了一下,几滴酒撒到外面去了。

    众人没想到,一向人狠话不多的定哥居然开口说话了,说的还是男女恋爱方面的问题,实在叫人惊诧。

    饭桌安静了一下,余雪落轻吸气:“对,要克制,要先以学业为重。”

    “怎么克制?”

    “”

    对视,安静。

    “等成年以后。”余雪落说。

    万定:“为什么要等?十七岁要以学业为重,十八岁就没有学业?十七岁不成熟,十八岁就有了质变?”

    “”

    余雪落总算是明白了,他在跟她抠字眼——十七岁。

    是他自己想谈恋爱了吧……

    “求同存异,你觉得十七岁恋爱ok,谁也不会说你。”

    对视,沉寂。

    谁都没有说话。

    饭桌上的人也一片寂静。

    “快点吃饭!直播马上要开始了,一会儿是想扛碗看直播?”余夏雨打圆场。

    很快饭桌的气氛活络起来。

    “哎,你们猜这次是edg赢还是ig?”

    “我赌一包烟,edg赢。”

    “那我堵ig。”

    饭后,几个男生聚在沙发上看直播,余雪落也看了一会儿,终究没看懂,于是带上吉彤彤干脆回了房间。

    回房间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她发现吉彤彤自从刚才收拾碗筷时,跟余夏雨去了一趟厨房,回来后整个人都像是霜打的茄子一般,一下子失去了精神和活力。

    回到房间,余雪落关切问:“彤彤,你怎么了?”

    吉彤彤半躺在床铺上,两只手臂摊开,沉重一叹:“哎,我是没戏了。”

    “什么没戏?”

    “我跟万定没戏了。”

    余雪落先是一愣,而后下意识地挠挠额头。

    一说到万定,就想到在厨房里的那一幕。

    问他是不是喜欢她。

    他点头。

    靠,心又开始鼓动了。

    他跟她抠字眼,余雪落知道他应该是未满十八了,再等一等吧,再等一等

    “落落,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在发呆啊?”

    余雪落回神,笑了笑:“抱歉,你刚才说什么?”

    “我没戏了,他有女朋友了。”

    余雪落愣怔:“什么?”

    “他有女朋友了,我起初不信,还以为他编理由拒绝我,后来我特地去问了你弟,你弟也说他有了。”

    “不可能。”余雪落虽然否决,可脸上的表情却很懵:“他有我怎么不知道?”

    “真的,你弟说有一次大伙玩真心话大冒险,有个女的问万定有没有女朋友,他说有,还有好几次他们出去玩,万定总会看手机,会给女朋友回复信息。”吉彤彤像受了刺激一般坐起身,没精打采道:“你弟还说,他之所以住宾馆不回市里,其实就是为了跟女朋友在一起,方便他俩私下约会。”

    余雪落不说话了,她也受到刺激了。

    他有女朋友

    操了。

    她是不是被一个弟弟玩了?

    “落落,外面那一帮体育生都知道他有女朋友,你怎么不知道呢?你要知道早告诉我多好,我也不用费尽心机去撩他,也不会让自己这么蠢了。”

    “是啊,有点蠢。”余雪落木然道。

    “啊!连你都说我蠢”吉彤彤欲哭无泪,趴在床上唉声叹气。

    余雪落也仰躺在床上,目光直定定看着天花板。

    她没有说吉彤彤蠢,她只是在说自己蠢

    余雪落不是没见过富二代,即便长得一般,但凡有点钱的,换女朋友都能像换衣服这么简单。

    而像万定这样的男生,有颜值,有身材,随便就能送女生上万块的礼物,女朋友肯定是一波一波地换,不更换个十几任女朋友怎么可能收心?不可能

    要她余雪落做男人的一件衣服?呵呵,滚。

    晚上九点,吉彤彤妈妈打来电话催她回家,余雪落送她出小区。

    送走吉彤彤,她在小区附近走了一圈当是排解心中的怒火,等爬楼回到家时,男生们已经离开。

    此时,大厅关着灯,只有大屏电视还播放一个综艺节目,清冷黯然的光充斥在大厅之中。

    矮几上零食袋无人收拾,桌子上、地板上、沙发上到处都有薯片碎屑,地板上有一瓶没盖的雪碧,雪碧倾倒里面的汽水浸湿地毯

    本来心情就不好,看到家里像进了贼一样的状态更是来了气。

    以后余夏雨再带这些朋友回家,她杀了他!

    开灯,收拾大厅。

    不经意间翻到那个装纪梵希口红的袋子,不禁一愣。

    口红,万定。

    “真够恶心的,以后我的男朋友绝对不找帅的,找一般般看得过去就行,长得帅的在我这里也是一件衣服随便换!”

    后面那三个字被咬得极重,每说一个字就往垃圾桶扔一样东西,实在是她太生气了。

    她被一个弟弟撩了,心动了,结果她被人玩了。

    气死了。

    而余雪落不知道,就在她说这句话时,万定刚好从浴室间里走出。

    他头上顶着一张白色毛巾,因为刚洗澡,皮肤和唇色比以往要白一些。

    他听到余雪落的话。

    她说她只找长相一般的男朋友?

    她说长得帅的男生是一件衣服,可以随便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