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派 > 修真小说 > [快穿]妲己穿成炮灰女配 > 媚色祸国 20
    出宫那日正刮着瑟瑟秋风,路边梧桐叶火红。

    除了妲己心情颇佳,也不知几人愤愤几人忧愁。

    出了宫门,便见云霁阳在宫门外等。

    除了带了禁卫军之外,他还带了自己的府兵。

    看起来个个目光如炬,倒是捉贼的一把好手。

    妲己挑了挑眉,眼中带着几分打趣意味:

    “将军这般滴水不漏,可真是辛苦呢。”

    而对方的声音听着便带了莫名酸味:

    “娘娘这般容色,我不辛苦些,怎能防得住?”

    云霁阳说完这话,便看着妲己勾了他一眼,然后便施施然上了马车。

    那楚腰轻摆,举手投足间便带了几分风流韵味。

    他身后的士兵竟也不由地偷偷多看了几眼。

    云霁阳阳握着剑柄,神色中便带了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这狐狸女人!

    好在这次自己严防死守,看这狐狸精还如何勾人?

    妲己上了轿,白玉的素手掀开那红色的轿帘,唇角轻勾,冲着一旁上了马的云霁阳道:

    “那将军可要辛苦点,看紧些呢。”

    “放心,我就是再辛苦,也定日日夜夜让娘娘满意。”

    “夜夜”二字故意被男人咬重,妲己听完,又是抬眼一撩。

    瞬间便是百媚横生。

    云霁阳咬牙。

    这妖精就是欠收拾,等被罚过就该懂得收敛。

    正整装待发,却听着后面有人急呼。

    “娘娘等等,等等!”

    二人都有些意外。

    妲己回头,便看着秋芸一路扯着身后拎包裹的侍女,提着裙摆从后面追了出来。

    “娘娘,娘娘,我得了陛下应允,与您同去行宫。”

    看着喘着气上了轿,坐在自己身边的秋芸,妲己打着扇子掩唇,笑的分外愉悦。

    一双桃花眼却瞥向了轿外:

    “看来,千防万防,将军也未必防得住呢。”

    秋芸不知这话何意,可她看着外面那锋锐的目光,突然就缩了缩头,捉住了妲己的袖摆,靠得妲己越发近了:

    “昨日我在花园时忽听到一旁的李副统领说到此事。

    总觉得娘娘一人去行宫定然无趣,我便请了旨跟着您一起。”

    李副统领曾经被时睿救过。

    是时睿的人。

    云霁阳听到这里,忽然觉着背后如芒。

    回身抬头,便看着那宫城上有一人正定定地注视望着。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交汇,一人挑衅,一人锋锐。

    云霁阳握紧缰绳,却忽然轻声笑了。

    黔驴技穷罢了。

    “出发!”

    远水总救不了近火。

    一个宫中的妃子而已,难道还能夜夜防着他?

    他倒是要看看,谁才能笑到最后。

    一行人浩浩荡荡,便已走远。

    身后城墙上之人的目光,更加深邃了几分。

    时睿一手紧紧握着城墙垛,几乎要在城砖上留下了指印。

    直到那美人的身影再也不见,他低头,便看见荷包之中露出的那木芙蓉花。

    眼中越发的坚定了起来:

    “命人准备妥当,这次一击必杀,绝不许出错!”

    旧恨有因,尚且能忍。

    可此时,有花堪折。

    新仇旧怨算在一起,便看是谁本事大了。

    京城一行人浩浩荡荡走的极慢,到了地方就用了三日时间。

    然而直到众人在行宫之间整顿妥当,云霁阳竟都没有机会插到两人之中。

    几日行程后,住入行宫的秋芸黏着妲己一起睡,便分外香甜。

    醒来之时冲着阳光伸个懒腰,一出门,便突然对上一旁那杀气十足的目光。

    秋芸顿时一个寒颤,回身就紧紧抱着妲己一只袖子,恨不能贴在妲己身上。

    几乎都不敢抬头去看,秋芸跟在妲己身后,在院子里寻了个舒服处坐下。

    顶上顶着头上的目光,秋芸说话都有些结巴:

    “那那个,出宫前我听到李统领说了一嘴,说是在行宫外附近有不少兔子。

    因为靠着行宫没人去捉,个个都又肥又毛绒,十分可爱呢。

    据说山上还有温泉,娘娘,我们明日便去捉兔子吧。”

    有温泉又有兔子,妲己自然是欣然应下。

    秋芸正要欢呼,忽然一抬眼,便对上了那锐利的目光。

    秋芸越发觉得自己弱小可怜无助,只能紧紧地抱着自家香喷喷的娘娘。

    便觉得头顶的杀意更加浓烈了几分。

    秋芸叹了口气。

    原先总听说这云霁阳是尊杀神,现在一看还真是分毫不差。

    这气场这杀气,别说是陛下了,就是母老虎都镇不住。

    而且,照他近几日将妲己围得密不透风的作派,真的能允许她们出去玩?

    秋芸心中疑惑又不敢出声,却听着一旁妲己跟这杀神说话也丝毫漫不经心:

    “将军总不会这般小气,都困着本宫不许出去吧?”

    “我会派人跟着,娘娘大可放心便是。”

    看着云霁阳冷声转身的身影,秋芸拍了拍胸脯。

    随即看向妲己的目光,便越发透着几分崇拜。

    真不愧是她家盛世美颜娘娘,就连云霁阳都能镇住。

    妲己好似看出了秋芸心中所想,眼角轻勾,若有所指地说道:

    “母老虎,怎么比得上狐狸精呢?”

    宫中锦衣玉食,也不及宫外有趣。

    这半个月里秋芸捕鱼捉虾,简直在行宫外面玩疯了。

    除了撞到妲己的兔子都会四肢僵硬地晕倒,仿佛在碰瓷一般让她迷惑。

    以及把她们围得死死的禁卫军,让秋芸也有些不满。

    仿佛不是在防贼人,而是在防她们一样。

    直到秋芸左思右想,拉着妲己去泡温泉,便找到了充分的理由,让禁卫军离的远远的。

    好歹都是皇帝的女人,这些人再怎么畏惧云霁阳,也不敢靠得太近。

    终于避开了这些耳目,秋芸一边对着自家小仙女的身材流口水,一边在背后开始吐槽起了这个杀神来:

    “你说这人也太过直板了些,就算是真有贼人,又哪里敢对你我作祟?”

    说完这话后,秋芸小心翼翼地左右环顾。

    又想起今日云将军被军中之人叫了回去,这才彻底放下了警惕,接着放心说坏话:

    “整天目光看着要像杀人一样,也不知道板着脸给谁看?”

    秋芸喋喋不休,而同时神识里的222,也同时开启了吐槽模式。

    眼看着宫里的范雨灵肚子越来越大,女配怨气值不降反增,而这个狐狸宿主,居然跑出了宫来玩了?

    【不是啊宿主,你看看这怨气值。

    再这样下去,咱们都得给晋江签二百年卖身契了啊喂!】

    想到熬夜社畜的日常,222越想越头秃。

    以及看着自己突然便道歉了几万的积分,它抱着怀里唯一一包奢华卫龙,欲哭无泪。

    妲己在那温泉水中舒服的喟叹一声,这才狐狸善心大发,难得开口解释了几句:

    【我若在宫里,姜成便不会在意范雨灵。可我若走了,宫里乌烟瘴气,姜成难道就会发现不了范雨灵的小动作?

    再说了,宫里整天对着那二人的苦瓜脸,实在无聊的很。

    出了宫,才能看见这两匹狼打起来不是吗?】

    龙争虎斗,肯定精彩的很呢。

    听了妲己这话,本来只在惋惜辣条的222,突然整个金属心都有些梗塞。

    【宿、宿主,你开玩笑的吧?】

    222战战兢兢,然而妲己此时却闭着狐狸眼,朝后靠去享受了。

    222自闭到下线,只剩下秋芸喋喋不休了一下午。

    直到二人都穿好了衣裳,秋芸准备去将远处的禁卫军叫来时,忽然颈后一痛,失去知觉。

    222刚刚拉响警报,便也随着妲己的视线一番天旋地转,眼前瞬间一黑。

    几日来,接连天气干燥。

    云霁阳出了军营时,头顶恰巧下起了雨。

    空中倒是清爽了许多,可是心中的烦闷却丝毫不减。

    “禁卫军还跟着吗?”

    在一旁准备撑伞的莫阳,顿了一顿这才想起将军说的是什么。便道:

    “将军放心,他们定然不敢有所差池。”

    莫阳撑起了伞,便顺着刚刚的话头接着道:

    “将军,瞧这陛下的动作,想来出征的旨意,也便就在这一两个月了。

    秋日马正好膘肥,天时地利人和,此处都是彻底攻打匈奴的最好时机。也不知道到时是会派您,还是时将军去?

    或者是二人一起?

    也不知道到时二人领军,兵力该如何分配?”

    疾步走着的云霁阳,听到这话突然一顿。

    他推开莫阳的伞,忽然便笑了。

    就连上马时神色间都带着几分笑意,让一旁跟着的莫阳颇有些心惊肉跳。

    将军今日,怎么看起来有些急切?

    路上有些泥泞,云霁阳却纵马飞奔,心中越发有些迫切。

    “若是真能帮妾达成所愿,到时将军想要什么奖励,妾都答应你呢。”

    这狐狸女人野心够大,还真是让他好猜。

    不过,他现在终于猜透了。

    心中难掩急切,云霁阳一路纵马狂奔。

    等见了刚刚从昏迷中醒来的秋芸,他脸色乍然黑了。

    “皇后呢?”

    妲己是被神识中222慌慌张张的声音吵醒的。

    眼前被覆了黑绸,手上也被加上了锁链。

    左右侧身摸索一阵,才发觉此刻是在一座马车之内。

    外面听着无人,马车也停着不动。

    有鸟鸣之声床来,想来是个偏僻之地,可能在等着人来。

    被困的结实,妲己唇角一勾,也懒得挣扎。

    看来这小狼狗成长起来,到还黑化的挺快呢。

    活动了下手腕,妲己才发觉那铁锁中间垫了软垫。

    还真是思虑周全。

    【滴滴滴滴,大反派杀意值90点,宿主请注意,宿主请注意!】

    眼前同样是一片黑暗的222看不见自己的辣条,显得更加慌张了。

    此时突然爆出杀意值之后,更是如火上浇油的烧红虾米一般瑟瑟发抖。

    叫这狐狸天天作,今日铁锁小黑车!

    看起来就是要彻底翻车的节奏啊!

    等等,这个风格有点眼熟。

    难不成是这大反派终于知道这狐狸天天演假戏,打算来个“爱你就折磨死你”的节奏?

    这荒郊野外孤男寡女的,无论宿主再怎么呼叫,也不会有人来救。

    222胡思乱想,一路从晋江剧情翻到了海棠。

    然后小手一顿,便更加绝望了。

    周围无人,妲己索性听这只小东西一路分析剧情。

    颇有些乐趣时,马车便忽然动了。

    帘子被掀起,随即便有一人进来。

    那人身上带着好闻的阳光味道,进了车之后,却只是坐在她咫尺之间。

    既沉默不语,也没有给她解下锁链。

    可那呼吸声却越发的快了。

    妲己正想寻个舒服的姿势往后靠着,却突然被揽住腰紧紧箍住。

    像是压抑了许久后终于爆发,那力量带着几分急迫渴念,几乎箍得她腰肢生疼。

    被这温暖的阳刚气息怀抱着,妲己正要开口,便听着那几分沙/哑的声音、带着不同拒绝的语气,在她耳畔道:

    “外面天罗地网,就待请敌入瓮。

    此刻什么都不要想,只要,成为我的人就好。”